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小说频道 > 女生 > 少帅临门,七宝妈咪团宠妻

更新时间:2023-01-21 15:47:10

少帅临门,七宝妈咪团宠妻 完结

少帅临门,七宝妈咪团宠妻

来源:酷爱书院 作者:清风起 分类:女生

作者“清风起”的原创作品名字叫作《少帅临门,七宝妈咪团宠妻》,书中的主要角色是“林小朵、谢玉林”。故事主要讲述了:林小朵身兼一个绝世杀手,一穿越就沦为了七宝的亲妈了,更让她气愤的是,七宝还被卖了六个,这林小朵怎么能忍。享有着前世杀手经验的她,决心要找到自己的娃,只是没想到还有车祸进账,不但找到娃,还寻找了娃娃的爹谢玉林,自此打开了幸福圆满的穿越人生。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作者“清风起”的原创作品名字叫做《少帅临门,七宝妈咪团宠妻》,书中的主要角色是“林小朵、谢玉林”。故事主要描写了:林小朵身为一个绝世杀手,一穿越就成为了七宝的亲妈了,更让她气愤的是,七宝还被买了六个,这林小朵怎么能忍。拥有着前世杀手经验的她,决心要寻找自己的娃,只是没想到还有意外进账,不但找到娃,还找到了娃娃的爹谢玉林,自此打开了快乐圆满的穿越人生。

"这位是""是我请来的高人。"孙忠轩说完,从车上下来,"这里火车只停一刻钟多一点,咱们要抓紧。""是是是,咱们抓紧。"警察点头,不敢得罪,这可是北城财神爷。

他们的工资,城市的花销可都是这位财神爷给的,临出门的时候,局长可交代了,不管孙家人要看什么,都要完全配合。

三人走到月台上,林小朵上前一步穿过人群看看巨大的绿皮火车,耳边还有小赵讨好孙忠轩恭维。

这个年代不比21世纪,最快的交通工具怕就是眼前的火车了。

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,按照停车的时间算,就是遇到谢玉林那天的时间点,看来谢玉林那天是从火车站跑到乡下路上的。

收回了思绪,林小朵看一圈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"去买一张火车票。"林小朵开口,一旁点头哈腰的警察小赵忙不迭的应声,"好瞬。""不是说你。"林小朵拦住了欲走的警察,"孙少爷,这里我不熟悉,麻烦您跑个腿去买张火车票。""我?"孙忠轩拧眉。

堂堂孙家大少爷,被一个乡下的丫头使唤,丢人。

他刚想说什么,可是面前娇小的女人连一点机会都没给他。

"走吧!咱们去案发现场看看。"林小朵说。

"可是......"孙少爷怎么办?小赵犹豫,毕竟他可是被局长点名伺候孙忠轩的,这事在北城影响太大,局长想尽快息事宁人。

反正人都死了,还有什么好查的?

警察站着不动,林小朵看看孙忠轩,后者咽了心里的不舒服,点头算是答应了。

"家父案子要紧,尽快去查。""好”

小赵应声,带着林小朵去了案发的火车包厢。

绿皮火车是崭新的,用了一年不到,除了中间几节车厢是硬座,其他的都设计成了豪华的包厢。

小赵带着林小朵来的,更是豪华里的豪华。

推开门,一入眼睛的便是凌乱,灰白色的地毯上到处散落着杂七杂八的东西,书籍台灯还有一些洋酒瓶子。

空气里细小的灰尘在光束里游荡,昭示着车厢的沉寂。

包厢不算大,比正常的卧室小很多。

进门左右边是洗手盆的架子,上面挂着雪白的粗布毛巾,一边的木质盒子里还有印着英文的香皂。

再往里便是一张桌子,上面放着一只钢笔,墨水瓶子破碎流出来大片的黑色在眼光下熠熠生彩。

警察小赵熟门熟路的走过去,跟林小朵说道。

"这里我们已经查看过了,没有凶器。""证人呢!"林小朵进门,站在桌子旁边,看着墨水瓶破碎的口子。

边缘呈锯齿状,是撞击所致。

这里,有人处理过。

警察看林小朵的目光灼灼,视线也跟着看墨水瓶,顺带回答道,"我问过火车上干活的人了,说是孙老爷当时带着丫鬟用不着他们,所以案发时候包厢里只有他们两人。"也是奇怪了。

堂堂孙家老爷,竟然带着丫鬟出门。

警察心里弯弯绕绕,想到些旖旎的画面,便扭头看看身后,确定空位一人。

这才又开口,"你都不知道,可邪门了,听说那个丫鬟还是孙老爷暖床的,但是人家愣是什么都不知道。"说完,警察去看林小朵。

不足他高的女人小巧玲珑身材瘦弱,一张脸只有巴掌大,黑发梳起是个少妇的发髻。

这人竟然成婚了。

警察挠挠头,猛地想起来,这是孙忠轩的人,刚才那话,说的有些冒失。

心里一惊,警察赶紧就着现场换了话题。

"这墨水瓶子,有什么问题吗?""去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地方被磕碰过。”林小朵把墨水瓶子拿起来,神情专注,又问了一句,"你刚才说的丫鬟,现在人呢?""哦!"警察快步走到林小朵面前,正要回答,视线瞥见林小朵摆手。

"一边说一边找。""啊?''警察一愣才反应过来,重新低头去找磕碰的痕迹,"那个叫下翠的丫鬟咱们局里问过了,没什么嫌疑,就让回去了,反正就在孙府上,孙府养着咱们也省事。""死了。""你说什么?"警察猛地直起身子瞪大了眼睛,惊恐的看着小朵。

这个女人说什么?谁死了?那个小翠可是唯一的证人。

林小朵还在研究墨水瓶子,一双眼睛里忽闪忽闪的骤然收缩了瞳仁,似乎也跟着意外,赶忙捂上了嘴扭头看着。

警察,"你不知道?昨晚上掉死井里了。"那警察一顿,自我怀疑,拧着眉。

"难道是局子里没通报下来?"不能啊!最近去现场,都是他负责的啊!

思来想去,警察觉得自己不受器重了,便凑到林小朵跟前,想打听,"这位小姐是孙府请来查孙老爷案子的?"林小朵点头。

"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小翠的案子?"既然都是查案子的,那必然高人,随便点化两句,说不定就够他破个杀人的案子升官发财了。

这个案子,他想赌一把。

听到这话,林小朵看看警察,这个人心思不正急着升官,所以宿醉之后还是来凑孙忠轩的热闹。

这样的人,贪心是弱点。

利用起来,也简单,于是便问道,"那个小翠,你们调查出什么了吗?"这话一出,两人算是捅破了窗户纸。

心照不宣。

警察也知道林小朵是什么意思,就干脆坦诚,把自己知道的都跟林小朵说了,"据那个小翠讲,当时她在睡觉,听到枪响的时候只看到床上中枪的老爷,对了,说是还看到一个强壮的男人跳窗逃走了。"说完,警察视线灼灼等着林小朵的消息。

"小翠的死不是自杀是谋杀,你去查的方向是熟人,并且那个人身上有一种味道,很奇特的味道。""就这么简单?"警察听完林小朵的话有点不敢相信。

一个杀人案子,就凭一个熟人和味道,就能抓到嫌疑人?

他可不信。

还想再问点什么,忽然包厢的门被推开,孙忠轩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走了进来,身上还带着车厢里沉闷的空气。

两人回头去看孙忠轩。

忽然地面微微颤抖,火车要启动了。

"你要的火车票。"孙忠轩一惊,赶紧把票递过去。

可林小朵却没接。

"不需要了。""你."孙忠轩满头大汗胸膛起伏,显然气的不轻,"你知道一张票多难买吗?说不要就不要了,你当我是什么?""走吧!"林小朵开口,看也不看火车票出了包厢的门回孙家。

买车票是为了让孙忠轩消失一段时间,不然的话,当着他的面,那警察未必肯跟自己说实话。

—路上,她一言不发,孙忠轩一张脸难看的很。

孙家的丧事还在继续,林小朵回了自己的院子,第一件事,便是找宋秀汝。

"我想去看看你们老爷生前居住的房间。""这......"宋秀汝为难,声音犹豫,"您若是要看,我需得通报一下少爷,毕竟现下是少爷当家,还是问一下的好。""好,我等着你。"林小朵说完,一屁股坐在了宋秀汝门前的石凳子上。

这一下,坐的宋秀汝一愣。

眼前一双干净的粗布鞋子不动,林小朵的视线顺着宋秀汝的长腿缓缓看到了他的脸上,理所当然的问,"你不是要去禀报吗?"宋秀汝抿唇,是要去。

可是有哪家的客人是光明正大坐在人家房间门口的?

下人终究是下人。

宋秀汝胸膛缓缓沉下去,语气平和,”您是贵客,后院是下人们住的地方,若是您不嫌弃,可跟我一起去找少爷,正好,老爷的房间就在前院。""不用。"林小朵摆摆手,也不跟宋秀汝客气,"你这里环境不错,我就在这里等你,你赶紧去。"话说完,林小朵小巧的手肘撑着桌面,双手托着下巴,视线远远的看着院子里不知名的小花馥郁芬芳。

这架势,明显没打算走。

宋秀汝无奈,视线扫了一眼房间紧闭的门,终究还是走了出去。

人走了,林小朵才打量起这座不起眼的小院子。

孙家有钱,管家住的是后院比较靠前的院子,四方的院子里种了些花草,墙壁上爬山虎把整面墙染成了翠绿的颜色。

一眼望过去,赏心悦目。

没一会儿,宋秀汝回来,说少爷同意了,只是少爷要去商铺,不能一同前往。

林小朵说好,两人便去了孙老爷生前住的屋子。

屋子不大,古典雅致,房间里雕花大床围着浅灰色纱幔帐子,一旁放着圆形雕花的椅子,椅子上还有未喝完的茶盏。

茶盏已经冷了,放在凳子的边缘上。

从布局看,孙老爷不是喜欢热闹的人,喜欢读书和独处。

床边有个凳子,放着茶盏,却是一角,说明凳子中心的位置应该有个什么东西,或许是一件把玩的小玩意,或许是一本书,或许是个茶壶。

但是现在没有了。

可是,挪走东西的人,却没有碰杯子。

猜你喜欢

  1. 女生小说
  2. 男生小说
  3. 女生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